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与美国联邦地区法院的“零距离”接触

      作者:未知

        受美国王氏基金会(Wang Family Foundation)的资助,我有幸飞跃浩瀚的太平洋,远赴位于加州州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的麦克乔治法学院访学。在为时半年的访学期间,除了听课、座谈和参加一些学术研讨活动之外,我最为渴望和满心期待的莫过于能有机会去参观一下美国的法院。在我的心目中,美国是一个法治社会,法院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法官是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守护神。既然已经漂洋过海、万里迢迢地来到了美国,如果能有机会与美国的法院来个“零距离”接触,定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于是便把这一想法告诉了麦克乔治法学院的琳达?卡特教授。 中国论文网 http://www.41766082.com/7/view-14337510.htm  卡特教授看上去50多岁,1978-1981年曾在美国司法部民权办公室任职,随后几年在盐湖城(Salt Lake City)辩护协会担任刑事辩护律师,1985年秋季加盟麦克乔治法学院,当时已是麦克乔治法学院的资深教授。她既讲授刑法课程,又讲授刑事诉讼法课程,正好与我的研究方向一致。我在访学期间,她受院方委派,负责对我进行指导,因而在麦克乔治法学院的所有教授中,她与我的接触最多,在学业方面也对我最为关心。我有啥想法和要求,或者有啥需要她提供帮助的地方,也会把她当成自家人一样,“毫不客气”地向她提出。得知我有去美国法院参观的想法后,温和慈祥而又古道热肠的卡特教授爽快地答应了下?#30784;?
        让我没想到的是,仅过了几天,卡特教授就已联系妥当,并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亲自驾车陪同我前去参观。
        我们参观的是坐落于萨克拉门托I街501号的一家联邦地区法院。在美国,法院采?#23567;?#21452;轨制?#20445;治?#20004;大系?#24120;?#21363;联邦法院系统与州法院系?#24120;?#36825;两个系统是平行而没有从属关系的,两个系统都有各自的司法管辖范围以及独立的法院设置。其中的联邦法院系统由联邦最高法院、13个联邦?#19981;?#19978;诉法院和94个联邦地区法院组成。就案件管辖来?#25285;?#22312;刑事领域内,联邦法院负责审理那些违反联邦法律的犯罪案件;在民事领域内,联邦法院负责审理?#38498;?#20247;国为一方当事人、涉及“联邦性质问题”以及发生在不同州的公民之间并且有管?权争议的案件。在加州,这样的联邦地区法院共有4个,分别设立在洛杉矶、旧金山、圣迭戈和萨克拉门托。卡特教授陪同我参观的即是位于萨克拉门托的这家,其全称是“美国加州东区联邦地区法院?#20445;║.S.District Court,EasternDistrict of California).
        从外观来看,“加州东区联邦地区法院?#31508;?#19968;?#31508;?#22235;层的大楼,这在当地可算是为数极少的高层建筑了,尽管该法院的大楼?#25945;?#24050;经略显陈旧,但仍?#29615;?#24120;醒目。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效果,是因为萨克拉门托虽然是加州的州府,但地方其实并不大,与纽约、洛杉矶、芝加哥、旧金山等大?#38469;?#20855;有完全不同的风格,也远不能和我们国家的省会城市相比。那里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也没有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人流,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静谧、安宁、闲?#30465;⒂难?#30340;小城镇。当地居民的住宅一般是?#35762;?#23567;楼,而政府机关的办公楼,通常也就三、四层,即便是州长办公所在的州政府大厦,也就三层。相比之下,该法院的大楼便有巍然耸立之感,特别显眼,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当地的地标之一。
        进了法院的大门,经过简单的安检,卡特教授和我搭?#35828;?#26799;径直上了六楼,来到莫瑞森(Morrison)法官的办公室。一见面,卡特教授刚把我介绍完,莫瑞森法官的一双大手就伸到了我的面前,并且面带微笑,非常热情,口中连说“Welcome,welcome”。莫瑞森法官是个黑人法官,身材高大、结?#25285;?#20010;头足有1米9。他于1983年5月在麦克乔治法学院获得法律博士(J.D.)学位,2002年3月由?#38469;?#24635;?#31243;?#21517;并经?#25105;?#38498;批准被委任为联邦地区法官。在他办公室的墙上,还悬?#26131;?#21463;任法官时他与?#38469;?#24635;统的大幅合影,装裱得非常精致。在受任法官之前,他曾在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职业近20年,并担任合伙人。因为是麦克乔治法学院的校友,所以卡特教授与他很熟悉,平时在工作上也多有联系。
        得知我们的来意后,莫瑞森法官非常高兴,他首先向我介绍了在美国如何才能谋得一个法官职位。美国实?#23567;?#31934;英主义”法官体制,法官属于社会的精英阶层,数量不多,联邦法院系统更是如此。就全国来看,联邦最高法院只有9名大法官,13个?#19981;?#19978;诉法院法官的数量在180名左右,94个联邦地区法院的法官数量总计约670余名。因为法官数量很少,所以要想成为一名法官绝?#19988;资隆?#32654;国的法官主要来源于律师,但只有出类拔萃的律师才有可能被任命为法官,而要在?#28212;?#22914;林、竞争激烈、精英荟萃的律师界“杀出重围?#20445;?#33267;少要经历十多年的?#37327;?#30952;练和打?#30784;?#30001;于法官具有?#38498;?#30340;社会地位,并且实行高?#34903;?#21644;任职终身制,所以在“法律圈”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不少执业律师都把受任法官作为最高的职业追求。至于“加州东区联邦地区法院?#20445;?#30446;前法官的数?#28212;?名,其中年龄最大的已经71岁,年龄最小的也已53岁,这些法官无一例外?#28212;?#36890;过精挑细选,并且经过严格的提名、批准程序后才被委任的。莫瑞森法官还告诉我,为了免除法官被琐碎事务干扰,保证法官能够心无旁骛、专心致志地审理案件,每名法官都配有2至4名助手,还有书记员、办事员、财务人员等数名雇员来为法官审理案件提供相应的服务。此外,每位法官都有自己的谈话室、会议室,还有属于自己的专用法庭,少数法官的专用法庭甚至会大、小各一个。听了莫瑞森法官的介绍,我不禁心生羡慕,同时也对他油然而生敬意。
        随后,莫瑞森法官带领我们进行了参观。陪审团合议室、陪审团休息室、律师与当事人会谈室、律师会议?#19994;?#22320;方,每一处给我留下的印象?#38469;强?#25950;明亮、整洁美观,并且都配有饮茶、煮咖啡设施和洗手间。法官助理办公室、书记员办公室里尽管卷宗、文书、资料众多,但却摆放整齐,井然有序。法官阅览室的书架上陈列有各类司法判例,还有不少装帧精美的书刊,宽大的阅览桌和舒适的座椅自不可缺。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莫瑞森法官专用的大法庭,面积约有300平米,四周墙壁均用榉?#38745;?#26009;贴面,法台置于审判区的中央,与公诉人、律师的坐席相对,陪审团的坐席则在法台的左边。法台的一侧竖有美国国旗,另一侧的墙壁上挂有一只钟表。整个法庭的装饰看上去比较简约,但?#24202;?#22833;庄严、肃穆,置身其间,让人无形中在内心深处就能产生神圣之?#23567;?#19982;法庭的简约装饰形?#19978;?#26126;对照的是,法庭内的设施非常“高大上”。有视频图像系?#24120;?#27861;官、公诉人、律师、证人及书记员等坐席前面均设置一个液晶显?#37202;粒?#38754;向旁听区设置了?#25945;?#22823;型背投式显?#37202;?有证据?#25925;?#31995;?#24120;?#25237;影仪、扫描仪一应俱全,这些设备通过电脑与法庭内的显?#37202;?#30456;连接;有通讯系?#24120;?#20844;诉人和律师的桌面设置有专门通讯接口,与法庭旁边的公诉人、律师工作室相连,以便他们在庭审过程中随时与工作室内的助手联络;还有监控系?#24120;?#27861;庭前后各安装有一个摄像头,可以全方位地对庭审过程进行监控。看到这些,我对法庭设施的?#25191;?#21270;程度禁不住赞?#37202;鵠础?
        莫瑞森法官、卡特教授和我边走边聊,我则饶有兴趣地边看边问,不知不觉间已对“加州东区联邦地区法院”的情况有了不少了解。更加让我感到欣喜的是,参观结束前,莫瑞森法官热情地邀请我和他在法庭内合影,从而让这次参观不仅留存在了照片中,而且永远定格在了我的?#19988;?#37324;。
        因为莫瑞森法官还有其他工作上的安排,我和卡特教授不便继续打扰,于是便依依不舍地起身告辞。虽然在“加州东区联邦地区法院”的参观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可?#38454;?#39532;观花,但却使我对美国的联邦地区法院有了一定的?#34892;?#35748;识,也加深了我对美国法官的了解,并进一步激发了我对美国法院及法官体?#24179;?#34892;探究的兴趣。用“获益匪浅”这一词语来形容这次参观的感受,一点都不为过。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41766082.com/7/view-14337510.htm


      常见问题解答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