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筱田正浩电影中的身份问题探析

      作者:未知

         摘 要:身份认同是西方文化研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受到了新左派、女权主义包括后殖民主义的特别青睐。本文选取筱田正浩导演创作生涯中近34部作品作为一个整体研究对象,对导演各个时期代表性影片中关于身份意识的找寻与表达从三个方面展开阐述:分别是自身身份意识的找寻、女性形象的隐喻化表达以及日本传统文化的民族身份体现。从影片的叙事内核到?#38382;?#35821;言上,全方位地对这位深谙日本传统文化艺术的大师的作品做一次有关身份问题的探析。 中国论文网 http://www.41766082.com/9/view-14337600.htm   关键词:筱田正浩;身份认同;??#32479;文?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9)02-0069-03
         日本电影构成了世界电影重要一页。而存在于20世纪60年代的“日本电影新浪潮”则更是日本电影?#26041;?#30334;年来的一道分水岭,新浪潮前后的日本电影呈?#27542;?#20004;种截然不同的创作风格与倾向。素?#23567;?#26085;本电影新浪潮”三杰之称的导演筱田正浩是新浪潮中一个较为独特的代表。本文选取了筱田导演电影创作中一以贯之的一条主线:对于身份意识的找寻与表达。通过对导演不同创作时期的代表性影片展开细读,从自身身份意识的找寻、女性形象的隐喻化表达及日本传统文化的民族身份体现等三个方面对这一问题展开探析。
         从内容层面出发:导演早期拍摄的黑白影片《苍白的花》放在彼时日本的时代背景中很好理解。社会认同意义上的本?#19968;?#24402;很具探讨价值,人们心灵上的无所归依、个体与社会及周围世界的格格不入所呈现的那种颓?#26131;?#24577;是60年代日本社会的显性特征。70年代,导演创作了改编自日本作?#20197;?#34276;周作小说《沉默》的同名电影,展现了另一种意义上人们奋而为寻求身份认同而与现实相对抗的故事。除了自我身份意识的找寻,女性形象的隐喻化表达也是身份认同这一话题下值得深挖的另一主题。《干涸的湖》中,除了?#28088;?#21453;抗政权极端化代表的“小希特勒”之外,革命真正的希望最后转嫁到了女主角的身上,身为女性的她在投身革命的洪流之时也寻找到了自己存在于世更为纯粹的生命意义。《卑弥呼》是另一部政治隐喻化程度极高的影片,在这部影片中,女权并没有获取任何意义上的成功,所有话语权都操控于那位?#34892;?#32769;者手中,这是时代默认的文化背景下女性身份落败的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除了电影文本内容层面的?#20004;?#20043;外,在影片?#38382;?#35821;言的挖掘上,传统文化艺术所代表的民族文化认同这一分支也有着极为突出的表达。民族认同往往来自文化心理认同,作为政治共同体,民族国家一方面依靠国?#19968;?#22120;维持其统一状态,另一方面,作为想象的共同体,它又依赖于本民族的文化传承来确保其文化意义上的国家统一。在筱田导演的创作中,表现传统文化这一点能够让大?#20197;?#21487;辨认的文化表征中集成一个群体,?#28304;?#25317;有了共同的身份[1]。
         一、自身身份意识的找寻
         日本社会在第二?#38382;?#30028;大战结束后,曾经一?#35748;?#20837;悲凉。不论是物质环境的改变抑或是国民心理都如坐过山车一般跌入谷底。年轻一代开始陷入了对于自身迷茫和国?#20202;?#36884;?#24202;?#30340;巨大的恐惧中。把握不住自?#22909;?#36816;的偏狭激发了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极端情绪与行为,而这一切也让他们为青春与人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筱田正浩导演早期的作品中,这一主题的表达在慢慢占据上风。时代大背景下,国家的前途走向都不明朗,个人的命运被裹挟进时代的洪流中,更加是郁郁不得志。文化体系是一个大的网络,每个人都附着在上面。在每一个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中,个人与他人,也势必建立其联系,个人甚至要依靠他人来确定自己的存在。这是一种自身身份意识找寻的尝试。
         《苍白的花》是导演“黑帮三部曲”系列中较早期的一部影片,该片在西方引起的反响比日本本土要强[2]。影片开头就是一?#25991;?#20027;人公的独白:回到东京已经三年了,这让?#33402;?#30340;很头疼。地球上都?#34892;?#20160;么啊,为什?#20174;?#36825;么多人,挤?#35865;?#31665;子一样的东西里,人,这种很奇怪的动物,他们为什么活着啊!他们的面部缺乏生气,死气沉沉。他们绝望地被迫生存。有人死了,但一切也未改变,我相信这里也是一样的……影片的开头用主人公自己的口表述出他内心的想法:对自身存在意义的巨大怀疑。男主人公没有办法捕捉自己在这个城市中的定位,只能在荒凉空虚的城市中苟延残喘着余生。这种在生活无力感的压?#35748;?#20135;生的与社会疏离的个人是非常可怕的,一个“社会自我”消失的人会慢慢放弃自己,踏入歧途。与男主人公相似的是那个剧场中的神秘女性。这二人之间曾有一段柏拉?#38469;?#30340;爱恋。神秘女性在影片中的表现与正常生活背道而驰。赌博、吸食毒品、极为混乱的感情生活。他们对于自我社会定位的认同感?#36127;?#20026;零。
         《沉默》是另一部?#20174;?#33258;身身份意识找寻的影片,与《苍白的花》不同的地方在于:前者更大程度上从单一的自我身份的找寻变成了自我身份的被迫选择。《沉默》的故事时空设定为17世纪特殊时期的日本本岛长崎。一群基督徒遭遇?#32676;?#24182;被要求放弃原信仰宗教的故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宗教即是一件极端个人化的事情,它依赖普遍传播的经验与个人情感的交流。所以很多时候我?#33108;?#25226;宗教归为集体认同意识的范畴。彼此信仰同一宗教的信徒从而拥有了共同的身份与归属感[3]。在《沉默》中,导演表面上试图批判幕府统?#38382;?#26399;的日本违背人的本心与信仰,通过政治权利改变他者身份的极端化行为。但我们知道宗教的现实意义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宗教的个人主观经验与客观经验都是多方混合的,通过许多族群与文化将人民整合为一体。但同样拜宗教所赐,族群与族群之间,文化与文化之间,形成了严重的区隔与对立。所以在影片《沉默》中,导演试图在这样一场文化碰撞中,在日本本教与基督教的产生的文化差异间,抛给了大家一个关于探寻自身身份意识的历史遗留问题:即宗教究竟应当多元还是应当统一。1945年的影片《濑户内少年棒球队》也是一部涵盖文化差异与文化冲突的影片。影片开头的小学教室内,年轻的女教师正在教孩子们用黑笔将原来书本上与日本传统文化有关的部分统统抹掉,安保时期在美军的政治重压下,战败的日本要被迫开始抛掉自己从前的民族身份而开始归属于异国的统治。这也是当时日本社会民众身份意识混乱,社会心理失坠的一个?#25214;頡?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41766082.com/9/view-14337600.htm


      常见问题解答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任五遗漏一定牛 35选7预测 体彩福彩开奖结果 nba总决赛时间 精准平特免费一肖 3d试机号历史出现情况统计 胜平负过关 世界杯足彩在哪买 七星彩2031期规律了之 淘宝快3群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500 快中彩走势图 北京pk10如何做到稳赢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196期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