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騰沖北部古代戍邊移民及漢文化傳播

      作者:未知

        【摘 要】 該文較深入考察了騰沖北部地區俗稱“西練”、主體民族為漢族的諸多姓氏來源,確認了其多屬明清時期西征官兵和民屯移民后裔。還依據當地史志、族譜、家譜等分析了李、楊、段、左等大姓及其漢文化的諸多特征,還考察了在至今家家戶戶都供奉的家堂牌習俗,對家堂牌所傳承的儒、道民風古禮,其所蘊含的天人和諧、忠信孝悌、禮儀廉恥等漢民族傳統文化觀念進行了較深入闡釋。
        【關鍵詞】 騰沖北部;古代移民;戍邊屯墾;漢文化
        騰沖北部地區俗稱“西練”,以明光鎮為中心包括明光以東界頭鎮、以西滇灘鎮和猴橋鎮、以南的古東鎮、曲石鎮、馬站鄉。該區域北接緬甸,國境線長148公里,東連怒江州瀘水縣,南為騰越、北海、中和等鄉鎮,西為德宏州盈江縣,占整個騰沖市國土面積一半左右,總人口約24萬人。這一區域主體民族為漢族,占總人口的99%以上,傈僳族、白族、回族等少數民族總人口約1.5萬人,約占總人口的0.6%。基于明光鎮在整個區域的中心位置以及傳統習俗的典型性和完整性,本文以明光鎮為考察對象,對騰沖北部地區古代移民歷史及漢文化的傳播保存進行研究。
        一、主要姓氏來源
        明光在明朝以前稱“銀光”,相傳因地下礦藏夜現銀光而得名,明朝始有稱謂。明正統十三年(1448年)王驥統兵13萬三征麓川(包括今德宏州的瑞麗、隴川、畹町、遮放及瑞麗江南岸一帶地區),明光得名于王驥第三次征戰之時,意為朝明之光,也即明朝之光。明萬歷二十二年(1594年)云南巡撫陳用賓奏請朝廷批準,在騰越邊境要道上設置“八關九隘”,明光即為其中一隘,稱明光隘。明光現轄鳳凰、中塘、東山、順龍、沙河、松園、東營、麻櫟、自治9個村委會(社區)、110個自然村、170個村民小組。明光在新石器晚期至夏代就出現了土著先民的原始部落,從西漢時期“蜀身毒道”的開通、三國時諸葛亮南征,都可以尋找到明光早期人類活動的印記。唐朝南詔王征“茶山”時曾在明光境內留有營盤屯兵故跡,即今明光東營。宋代時期明光境內已有戍邊漢族官兵長期駐守。明朝實行衛所軍屯制,大批軍戶子弟落籍騰沖,同時實行的“移民寬鄉”政策從江南、江西一帶征集250余萬人入滇,其中一部分人安置于騰沖境內,后陸續遷往明光定居。隨著明、清時期遷居明光漢族人口的不斷增多,漢族成為明光世居主體民族。
        2010年明光全鎮共有8995戶家庭,100戶以上家庭有李、楊、段、張、孟、左、周、吳、伯、黃、余、湯、王、嚴14個姓氏,除余姓外其余全部?楹鶴濉F渲欣钚?1826戶遍布全鄉所有9個村,楊姓1760戶居住在除鳳凰社區外8個村,段姓931戶居住于除松園村、順龍村以外的其他7個村,張姓552戶主要居住在中塘、麻櫟、東山、鳳凰4個村(社區),孟姓399戶主要居住在東營、自治兩村,左姓375戶主要居住于麻櫟村,周姓198戶居住在麻櫟、沙河兩村,吳姓186戶主要居住在東營村,伯姓180戶居住在中塘村,黃姓153戶居住較為分散,松園、麻櫟兩村相對多些,其余為150戶以下姓氏一般只遍及一兩個村,在此不作贅述。基于人口數量與祖先移居明光的年代,選取李姓、楊姓、段姓、左姓4個有代表性姓氏來源進行闡述。
        李姓是明光人口最多的大姓,全鎮各村都有分布,目前主要集中在鳳凰社區(570戶)、順龍村(439戶)、中塘村(209戶)、麻櫟村(205戶)、東營村(155戶)、松園村(142戶)這幾個村(社區)。明光李姓于明清時期分三支從外省、外地遷入,即鴉烏山(今鳳凰社區)支、李應先支、李昱支。鴉烏山支人口最多、分布最廣。該支李姓原籍南京應天府香竹田,明洪武年間始祖李國斯珍隨軍到騰沖,以軍功受建威將軍,駐扎在騰沖城北下河村,清乾隆年(1711―1799)初繼元祖舉家遷至鴉烏山定居,子嗣親屬逐步向麻櫟、中塘、自治等地遷居。順龍村李姓有兩個支系,李玄之孫李應先支系和沐英征滇南京籍軍人后裔李昱支系,他們于明正德五年(1510年)、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從騰沖境內古東順江村、馬站坡上村同一時期遷入。松園村巖子腳李姓祖人李應先支系,于嘉靖十四年(1535年)從馬站坡上村遷入,東營村李姓于明正德元年(1506年)前后遷入,與大塘李家村李姓同支系。
        楊姓是明光第二大姓氏,除鳳凰社區外皆有分布,居住相對集中,目前具體為中塘村(293戶)、沙河村(392戶)、順龍村(388戶)、松園村(348戶)、東營村(131戶)、麻櫟村(87戶)。楊姓主要源于嘉慶四年(1525年)到明光充任土弁的楊梓成之后和1535年從曲石遷入的楊邦正之后。康熙十八年(1679年)楊繼明任明光隘把總,加封守備之職。據明光《楊氏家譜(郵驛鋪司)》記載,其族屬(商音)弘農郡,支系祖先楊皓暨楊氏三公(飛龍、飛鳳、飛久)于明洪武二年自南京應天府(金玉街打銅巷)遷居湖南長沙(柳樹灣大石板)后,欽調到騰戌役鎮守總鋪。該家譜收錄內容始于騰沖楊氏始祖楊皓,祖先定居于千雙,第三代至第五代記載失傳,第六代祖楊宗成葬于曲石小壩,其后逐漸形成千雙、曲石、龍江、大理、石門等聚居地。明光支系屬楊飛久后裔,分布于千雙、小壩、龍江、明光等地,三至六代無從考證,第七代梅武祖于清乾隆年間由千雙遷居至明光中單大河壩,截止2010年家譜編撰之時延續至二十六代,在此居住至少300年以上。
        明光段姓堪稱該地望族,集中分布在鳳凰社區(380戶)、中塘村(235戶)和麻櫟村(173戶名)三地,其余村寨僅有幾戶或十幾戶零星分布。明光段姓同全國段氏家族一樣,俱屬姬周嫡系京兆鄭武公(名厥突)少子共叔段之后。南遷來滇段氏可分兩支,一支為大理南詔重臣段儉魏支系,其子孫段思平建大理國;另一支為明光段氏江南支系,始祖段寅原籍江南廬州合肥縣桃園巷水草壩。明洪武年朱元璋定都金陵,改集慶路置為南京應天府,段寅所在部駐屯南京欽順鄉大石板,后遂解甲定居于此。洪武十四年,段寅隨穎川侯傅友德、永昌侯藍玉、平西侯沐英征云南,洪武十五隨沐英留鎮云南,升任百戶所總旗官,洪武十六年奉命留守騰越衛所,洪武十九年(1386年)請準解甲落業于騰沖觀音塘。清乾隆年間,第九代祖段繼枝因見烏鴉山(現鳳凰社區)山清水秀、土地肥沃,遂由觀音塘遷居烏鴉山,后裔又遷至明光豐盛壩(中塘村)、麻櫟與界頭鄉、滇灘鎮等地。   左姓主要集中在麻櫟村(313戶)。麻櫟村左姓分“百姓左”、和“官左姓”兩類,從戶數上看,百姓左的戶數(259戶)遠遠多于官左姓戶數(54戶)。查閱史料發現,他們實為同一宗族,主要差別在于嫡系親疏與遷入時段不同。“百姓左”遷入主要有兩個時段,第一時段,順治十一年(1654)祖籍四川華陽人左萬象攜其子左文偉領兵剿滅盜匪,收復小江十八寨后在東營村安營扎寨,同年左文偉率弩手53名駐防明光,隨左文偉遷入;第二時段為1784年遷入。“官左姓”為清光緒騰越廳茨竹隘土守備左孝臣(左萬象后人,道光帝封襲明光宣撫司銜士守備左大雄次子,人稱“左二官”)后裔,于1864年遷入。
        張姓始祖張興先,原籍湖北宜昌,以元朝征緬招討司官軍百戶之職隨軍到騰沖,至第十代張有魁、張有恩移居烏鴉山,后裔從烏鴉山分居明光二尖山、白米莊、茶山河、白石巖以及界頭鄉、滇灘鎮等地。孟姓、周姓、吳姓、伯姓、黃姓等其余姓氏陸續從曲石、界頭、馬占、古東、滇灘、洞山、六庫等遷居明光。
        二、“西練人”的形成
        云南大學林超民先生在其論文《漢族移民與云南統一》一文中認為:從漢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開始,中央王朝在云南設置益州郡,就有大量漢族遷移到云南實行屯墾戍邊,之后經三國兩晉、唐、宋,每個朝代都有大量的漢族進入云南,但是明代以前進入云南的漢族,大部分被“夷化”了,數量上“夷多漢少”。但是到了明代,大量漢軍戶進入云南,使“夷多漢少”的居民結構發生了根本改變。原著的夷人與土著的漢人合為“云南人”,土著的“云南人形成”。明代200多年間,漢族移民附著于土地,世代相襲,從移民變為世代定居的“土著”,移民從外來客戶變為本土“主人”。原來土著的“夷人”與土著化的漢族移民相互依存、相互交流、相互融合形成“云南人”。
        太麗瓊《保山古代移民與社會影響研究》一書認為:永昌地區(含騰越)的移民出現了三個大的高潮時期,第一個時期是漢晉時期,第二個時期是唐宋時期,第三個時期是明清時期。明王朝統一永昌地區后,為了加強對永昌少數民地區的統治,通過實行“軍屯”、“民屯”和“商屯”把大量漢族人口從內地遷入永昌地區進行屯田墾殖,可考證的軍事移民就達67400人左右,漢族移民的數量完全超過了土著“蠻夷”總人口,成為永昌地區主體民族。
        以相關專家學者關于云南古代移民、保山古代移民論證為大背景,綜合上述明光姓氏來源,唐南詔王建營盤、明初設明光隘、清初設汛兵、順治十一年茨竹寨駐防、乾隆十二年土把總防范九路夷人、清代綠營練兵駐軍、清光緒十年騰越廳招募的抗英團練營等駐軍相關史料,以及東營集鎮俗稱“營盤街”源于唐朝南詔王征“茶山”時曾在此建營盤屯兵,麻櫟村花樹田舊營盤石圍墻遺址,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朝廷派兵征討上江秤戛暴亂途中犧牲將士墓冢――五音碑,麻櫟村茶山河畔左孝臣墓,明光隘世襲土把總楊運昌官印,云貴總督部堂、云南巡撫部院、承宣布政使司三堂聯合授予明光楊坤貞的牌匾等遺址、文物佐證,騰沖北部漢族源于中原漢族,多由駐扎騰沖城及周邊地區的西征官兵及其后裔、屯墾移民于明清時期陸續遷入,經過幾百年的繁衍與融入,逐步形成“西練人”。“西練人”具有誓死不忘國憂、精忠報國的忠義儒家文化風尚,在他們身上不僅有漢文化遺風,也有土著少數民族特點,更多的是屯軍風格在日常生活中的廣泛運用,從而造就了一個別樣漢族群體。
        三、騰北地區是漢文化保存較好的典型地區
        漢文化可以是指漢族傳統文化,即狹義的中華文化,以夏商周三代的詩、書、禮、樂、易、春秋“六藝”,吉、兇、賓、嘉“五禮”以及仁、義、禮、智、信“五常”為核心的華夏文化。中原地區的漢文化從西漢時期就已經傳入騰越地區,并在此被牢固地保留下來。隨著明清時期戍邊軍士、墾田農民、商賈藝者、充軍遣員等大量中原漢族遷至騰沖,漢文化傳播進入新階段。漢文化在騰北地區傳播的內容不僅包括中原成熟的農業生產技術、衣食住行等方面物質文化,還包括中原漢族的宗教信仰、歲時節慶、語言習慣等方面。
        漢文化在騰北地區保留較好,能證明這一點的除婦女傳統服飾、俗語稱謂外,還體現在家家戶戶供奉的天地牌。天地牌也稱“家堂”、“家堂牌”,設置于主房正中的堂屋里,是供奉天地君親師、土地、灶君及歷代宗親的神壇香臺。隨著經濟發展、人居環境的改變,騰北地區傳統的木板瓦頂房逐漸減少,但不論修建成什么樣式,必不可少的是正堂屋里的天地牌。家堂牌要用最好的木材、請工藝最好的師傅制作,精雕細鏤,有“鑾閣”家堂,建成宮闕狀,重檐斗拱,透鏤雕花,富麗堂皇,造價不菲。制作天地牌是不講價的,當然,師傅們也不會亂要價,這是對神靈的敬畏。
        天地牌分3個部分組成。正中為“五福堂”,牌位書寫“天地君?H??位”,供奉“天、地、君、親、師”,左邊稱“流芳堂”,供奉?v代宗親,右邊稱“湊善堂”,供奉土地和灶君。“五福堂”中的“天”指萬物主宰者即天下萬物的祖先以及客觀自然,乾坤宇宙,天最大,地生萬物,天覆地載、天高地厚,把“天地”作為至高無上的宇宙主宰加以崇拜,這是儒家文化的本質特征之一。“君”即君王、君主,體現了儒家傳統的忠君愛國情懷。“親”特指雙親,體現了中國社會幾千年來一直倡導的孝道。“師”指所有傳授知識、技藝的師長。
        “奏善堂”牌位書寫:“本居供奉東廚司命奏善灶君、中宮土地福德養牲神位”,祭祀灶君、土地2神,為民間俗神。灶君據說是玉皇大帝封的“九天東廚司命福君”,掌管各家灶火即禍福,具有監察之職,民間對其又敬又怕,將這位懲惡大神尊稱為“奏善灶君”。傳說灶君不識字,在諸神中是級別最低的小神,但與老百姓生存生活、衣食住行、生老病死息息相關,所以將其當家神供奉。明光臘月二十五晚上祭送灶君,俗稱“送灶”,因這一天灶君都要向玉皇大帝匯報這一家人的善行或惡行,即“上天言好事,下屆保平安”,所以每年這一天都要“送灶”。送灶儀式一般在黃昏時舉行,到灶房洗凈鍋碗,用香油炸好13個油香粑粑(1個大的12個小的,閏年要13個小的),一捆松明“小柴”(俗稱“八擔柴”),泡上敬茶、棗水,大油香粑粑和“八擔柴”祭獻于灶臺前,小油香粑粑、敬茶、棗水供奉于家堂牌灶君神位前,全家人恭恭敬敬磕頭祭祀,祈求來年平安如意。除夕夜子時一到要開門接灶,先挑水桶去水井“請水”,“請水”接灶后,供家堂、祭天地。

      常見問題解答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