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聚焦一物 轉換時空

      作者:未知

        因雪想高士   ◎王太生   雪之晶瑩高古,在歷代文人筆下多有涉獵。清代張潮在《幽夢影》中寫過一句話:“因雪想高士,因花想美人。”高士,指志趣清雅、品行出俗的隱逸之人。
        下雪天,天地俱白,許多人窩在屋里圍爐取暖,喝酒聊天,有人卻抬頭見雪亢奮。宋代《北夢瑣言》記載,唐代鄭綮,頗有詩名,作詩的靈感要靠風雪來激發。雪花紛紛揚揚,他一人悠然騎驢出長安,雪花沾在衣上,頭發、胡須和眉毛上,然后欣然命筆。有人問他:“相國近有新詩乎?”他說:“詩思在灞橋風雪中,驢子上,此處何以得之?”
        雪是寂寞的,高士是寂寞的。雪是高士,高士是雪。
        許多事情,觸景生情。看到了眼前的物象,就想到了這個物象背后的人。
        在江南飄雪的園子里,看白雪紅鯉。花池四周,草木蕭條,凝結了淺淺一層薄冰,好在池子中央,留有一處冰層罅隙。這時候,紅鯉出現了,一大群,從池底輕輕升上來,不著急,圓嘴翕合,像一片浮動的紅色影子。
        冰雪天看紅鯉,不嫌冷?正像大雪天張岱劃一條船到湖心亭看雪。有人冷得縮手縮腳,宅在家里,張岱偏要出去。別以為他犯傻,他很快樂。
        水里其實要比岸上暖和得多,水面是一個臨界點,水上似有凜凜寒意,水下清流暖身,只是岸上的人不知,魚知。
        因雪想高士。遙想漢代,當年洛陽城里那場大雪,天災人禍。父母官外出視察災情,見家中斷糧的百姓除雪開路,外出乞食;來到文士袁安家門口,一片寂靜,但見屋舍被雪封堵,無路可通,以為被凍死,急命除雪入戶,卻見袁安僵臥于床。問道:“為什么不出來求食?”袁安回答:“天下大雪,人人皆餓,我怎么可以再去打擾別人?”脫俗高士,寧肯餓得奄奄一息,不與人爭。
        大雪天,遇見高士,那個身影迷迷蒙蒙,雪天中的一個小黑點,隱約可見。
        晉人王恭,鵝毛大雪中,身披鶴氅,涉雪而行。時人孟旭見之,贊嘆道:“此真神仙中人也。”
        一千多年前的那個雪夜,空氣清冽。王子猷居山陰,從酣睡中醒來。他輕輕地打開了窗戶,四處望去,天地一片潔白銀亮。他披衣下床,慢步徘徊,大聲吟誦起左思的《招隱詩》。忽然想起了好友戴安道,多日不見。當時,戴在曹娥江上游的剡溪,王子猷連夜乘小舟前往。經過一夜,到了戴的府上,他沒有登門,而是轉身返回。有人不解,問他為什么這樣?王子猷說:“吾本乘興而行,?d盡而返,何必見戴!”
        張岱《夜航船》有兩則小品:“欲仙去”與“嚼梅咽雪”,說的都是高士雪天的故事。越人王冕,當天大雪,赤腳登爐峰,四顧大呼曰:“天地皆白玉合成,使人心膽澄澈,便欲仙去!”“嚼梅咽雪”則說,從前有個鐵腳道人,愛赤著腳走在雪中,高興則大聲朗誦《南華經?秋水篇》,嚼梅花滿口,和雪咽之,曰:“吾欲塞香沁入心骨。”見到雪,赤腳而奔,可見興奮至極。
        這個年代,何人是高士?有一份內心深處的堅持與堅守、冷漠名利、安靜優雅者。
        有年冬天,和幾個朋友在蘇州穹窿山中閑逛,遇雪,看著雪花安靜地落在老而黃的櫟樹、巖石上,一徑曲折而上,頭頂有木屋翼然,恍若遇見一高士,在遠處呵呵而笑。
        (選自《揚子晚報》2017年2月14日,有改動)
        一、聚焦一物,一線貫串
        這篇散文涉及的人物、詩文和事件較多,這些材料看似很“散”,但都能聚焦“雪”字,指向“因雪想高士”這一主旨。作者以“雪”為線索串聯材料,形成“開篇點雪――鄭綮因雪出新作――由冰下紅鯉說到高士張岱湖心亭看雪――文士袁安寧死不與人爭糧――雪中高士王恭、王子猷――高士雪天故事――對當代白雪般高士的追尋與發現”這樣的嚴謹結構。線索“雪”不僅由古及今貫串全文,且具有層進性――由“雪與創作”“雪與心境”漸次升華為“雪與人品”“雪與人生”,從而帶領讀者走向精神高地。
        二、轉換時空,豐富文旨
        文題中的“想”就是由此及彼、由物到人的聯想。作者運用相似聯想、相關聯想等手法轉換時空,于跳躍騰挪中見自然流暢,從多方面豐富題旨。例如,開篇部分先寫“下雪天……許多人窩在屋里……”,時空屬“今”;接著以“有人卻……”一句轉換,運用相似聯想展示唐代之人、事,自然亮出“雪是寂寞的,高士是寂寞的。雪是高士,高士是雪”這一文旨。再如,由王子猷因雪訪戴安道卻至而不見跳轉到張岱《夜航船》的兩則小品,其間的邏輯關系實為由“雪與高士友情”轉為“雪與人生追求”,文旨因此得以豐富和深化。
        三、一問一答,意在當代
        結尾段“這個年代,何人是高士”之問,問得直率,尖銳。作者先針對時弊作內涵揭示,然后由理性歸于詩性。在作者給出的“情境答案”中,“雪花”是實在的,“呵呵而笑”的“高士”則是因境而生的虛象,但卻給當代人如何處世立心提供了思索的廣闊空間。
        1.你認為文中王子猷所說“吾本乘興而行,興盡而返,何必見戴”這句話的含意是什么?
        答:
        2.文章揭示了“雪”與“高士”共有的內涵。試說出三點。
        答:
        3.結尾兩段文字顯示了作者的匠心立意。試作簡述。
        答:
        一夜坐聽風吹雨
        ◎曹添勤
        聽雨,可以洗凈耳根;聽雨,更可以蕩滌心靈。
        ――題記
        喜歡聽雨,因為雨聲是與嘈雜社會格格不入的天籟之聲,永遠牽動著我內心深處的那一份純真。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是小雨的纏綿溫柔,小雨的多情。這種雨聲不仔細聽是聽不到的,不靜下心來心無雜念地聽,是聽不到的。這種雨聲好似茉莉花飄出的淡淡清香,似有似無,虛幻縹緲,想伸手去抓卻早已不見了。聽小雨聲讓我想起了蘇子由,他和小雨一樣低調、婉轉。他總是把偌大的舞臺留給哥哥,自己卻猶如冰山下的火焰站在哥哥的身后。“世人欲困我,我已安長窮”,淡淡的愁,像縷縷騰起的略帶香氣的煙,聽不到燃燒時的噼啪聲,卻永遠牽動你的心。喜歡聽小雨,“宇宙非不寬,閉門自為阻。心知外塵惡,且忍閑居苦”。我如子由,倚著窗戶,一夜聽雨靜無眠。
        小雨過后便是中雨,所謂“春潮帶雨晚來急”,中雨利索,爽快。中雨打在芭蕉上清脆的響聲,均勻,細膩,連續不歇但又十分有力,如潺潺流水。這不緊不慢、從容不迫的中雨聲讓我想起一段三字經:“蘇老泉,二十七。始發憤,讀書籍。”老蘇的一生都猶如這中雨聲:他不善聲律記問之學,直到二十七歲才淡定地拿起書本。他的文章縱橫捭闔,不失戰國縱橫大家的風范。“項籍有取天下之才,而無取天下之慮”,他不似小兒子蘇轍那樣沉靜寡言,也不似大兒子蘇軾那樣驚濤駭浪。他有的只是本本分分。我打開窗戶,聽著淅淅瀝瀝的中雨,仿佛看見蘇洵,騎著毛驢在雨中漸行漸遠的背影。
        雨前初見花間蕊,雨后全無葉底花。大雨來了,灑脫,放蕩不羈。大雨似山洪暴發,似飛瀑從高山奔騰而下,似大海激昂澎湃,毫不留情地沖刷著大地。靜靜地聆聽,你會覺得自己仿佛置身花園,各種各樣的花香從四面八方撲來,有時嗆得你透不過氣。聽大雨聲,我感覺蘇軾向我走來。蘇軾像大雨,他驚天動地,流芳百世。蘇軾的詩像大雨,“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汪洋恣肆,筆掃千里。蘇軾的字也像大雨,他的寒食帖號稱“天下第三行書”,出神入化,筆酣墨暢。東坡的人生大起大伏,生前用詩驚動世人,死后也是受人敬仰。
        在嘈雜的世間聽雨,用小雨拂去纖塵,用中雨沖走煩惱,用大雨震撼心靈。
        雨聲,永遠牽動我的心。
        【作者系江蘇省如東中學學生】
        ◆點評
        本文以“風雨”為線索貫串全文,由“聽風雨之聲”生發三次時空轉換,巧妙地將“蘇氏三父子”作為聯想主體,依據各人個性闡發“雨聲”大小、徐疾與“人品”的內在聯系,揭示各具個性的人生軌跡,漸次點出作文主旨;結尾由古及今,用排比句強化“一夜坐聽風吹雨”的人生啟示,堪稱“豹尾”。


      常見問題解答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